首页 / 领号 / 正文

「AG赌场厅·指标」看腻超级英雄,“反英雄”尝鲜

“反英雄”频出爆款

最初登场的“反英雄”有些生不逢时。2014年,DC漫改剧《康斯坦丁》推出后一片好评,口碑甚至超过2005年上映、基努·里维斯主演的电影版。但该剧仅播出13集就被砍,原因是收视率不达标。每当北美有“你最希望哪部美剧被复活”这类调查出现时,《康斯坦丁》总能排在前三。北美评论普遍认为,如果该剧迟到几年推出,凭借其超高口碑,绝不可能是一季游的命运,可当时“反英雄”对于北美主流观众还是显得过于另类。

2016年,“反英雄”剧开始抬头:两部代表性作品是DC高人气“反英雄”《路西法》,以及重口味漫改剧《传教士》。两部剧都收获不俗口碑,尤其是《传教士》,在科幻剧迷中被捧为“神作”。在流媒体平台的资金支持和更灵活的剧集开发策略下,“反英雄”剧集收视和口碑越来越好:2018年,《末日巡逻队》一开播就在IMDb上获得9分的高分,烂番茄网站新鲜度高达93%;同时段网飞推出的《伞学院》也取得不俗的口碑和播放量。这类剧集也从过去的冷门小众剧,变成社交媒体上讨论热度高的人气剧集,一些过去因收视率低被取消的剧集也被“复活”——在福克斯播出了三季的《路西法》,被网飞续订了第四和第五季,今年播出的第四季更创下该系列最佳口碑。

暗黑VS明亮

讲述三人组寻找失踪上帝的《传教士》,是混搭暗黑魔幻格调、辛辣又带点黑色幽默的非传统剧集。到了《黑袍纠察队》,主创更加天马行空,男主角之所以踏上猎杀超级英雄之路,是因为他与女友在路边接吻时,女友被超级英雄意外撞死。这位意外撞死人的超级英雄出事后直接跑路,事后又通过公司用封口费解决。这种人物塑造上的“暗黑风”正是“反英雄”剧的一个常见套路。

在另一部“反英雄”剧《末日巡逻队》中,整个团队都充满怪诞、反传统的“气质”,与毒液、死侍这类“另类英雄”极其相似。例如由《木乃伊》主演布兰登·费舍饰演的机甲人,就因失去肉身变得暴躁,而由“孔雀”马特·波莫扮演的底片人拉瑞·崔纳,同样因身体变化变得阴郁。末日巡逻队中的成员都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超级英雄——他们徘徊在社会边缘,被普通人轻视、排斥,但正是这群“怪胎”拯救了世界。

“反英雄”剧颠覆的不仅是剧情,影像呈现也与传统超级英雄题材的明亮风格不同。例如今年温子仁监制的《沼泽怪物》中,荒凉末世的构图和色彩备受好评。另一个套路则是对现实的反讽:道德灰色地带在哪?超级英雄们都是完美的吗?

未来会被“超英”反讽吗

近十年来,以漫威为代表的超级英雄影视作品引领了好莱坞的产业方向,超级英雄的全球商业和文化影响力达到高峰。不过随着观众对“伟光正”的超级英雄们审美疲劳,“反英雄”顺势迎来高光时刻。对超级英雄和偶像过度商业化的反思,会改变好莱坞吗?

《黑袍纠察队》中,拥有超能力的“英雄”被发掘后会参加选秀比赛,甚至有专业的运营和公关团队帮他们打造个人形象,最终成为网红。该剧中超级英雄代表“超级七人组”,被认为对应的正是DC正义联盟“七巨头”:祖国人(超人)、梅芙女王(神奇女侠)、火车头(闪电侠)、玄色(蝙蝠侠)、深海(海王)、隐形人(透明人)和点灯人(绿灯侠)。街道上放眼望去全是“超级七人组”的衍生商业产品——电影、主题公园、电子游戏等。但讽刺的是,“超级七人组”每人都有不为公众所知的阴暗面:例如“祖国人”滥杀无辜,“火车头”其实是瘾君子,“透明人”爱好偷窥等。

接下来,还将有大量“反英雄”陆续登场。2009年上映的电影《守望者》将在今年秋季档推出同名剧版,这部HBO剧集和其他“反英雄”剧一样充满暗黑风格,并有着大片质感,被认为是下半年最受外界期待的美剧。流媒体平台Hulu也将推出两部漫威“反英雄”剧,分别是《恶灵骑士》和《地狱风暴》,题材来自漫画里的撒旦之子。

当“反英雄”剧进入流水线作业,难免会出现新一轮同质化瓶颈。到时,好莱坞是不是又要拍反讽“反英雄”剧的作品了呢?